校友投稿

校友投稿

同學

雷戊白(1966台大歷史系) / 2022 年 05 月 02 日

同學
2022-4-27
雷戊白
今日,本該是我們台大畢業50週年的重聚。

那原來應該是在兩年前2020的春天就該舉辦的活動,因為疫情已經延後兩年。貌似終於可行的聚會,未料遇見確診人數大爆發,便又被迫再度臨時喊卡!為了彌補國外專程返國經過隔離同學們的懊惱和遺憾,許多勇敢的各系聯絡人,響應群組的號召,決定舉辦一個小型的聚會,自由報名參加。

於是55屆的50重聚,在原本就要舉辦重聚的日子裡(2022- 04- 27),在「大院子」裡有一個畢業52年的小聚會。雖然台北午後悶熱,但是晴空無雨,感恩。

文、理、法、醫、工、農,各學院都有代表參加。校友中心執行長劉寧做為神秘嘉賓,以及大家都希望能夠當面向她致謝,為聯繫舊日同學們不遺餘力的林莉,也都能撥冗參加,共襄盛舉。最難能可貴的,是在場昔日校園中未曾謀面、素不相識的同學們,今日能夠相聚、相識,並且相談甚歡。特別高興有機會成為新的老朋友們,最是意外的收穫。

22歲以前的朋友,除了家人、鄰居之外,相處時間最長,認得人數最多的,就是同學。那種少年時候沒有利害衝突,完全至情至性的純真交往,培養出無論相處模式或說話的口氣,雖然歷經半個世紀,仍然都會在率真又直爽的互動中,表現無遺。
=====

上個月去墾丁,旅館的早餐時,附近一桌五位中年男士們邊吃邊談,聽不見他們的談話內容,但是那種互動和表情,一看就是同學們的聚會。後來在景點錯身而過時,打招呼問一句,對方大驚失色:「你們怎麼知道?怎麼看出來的?是我們說話太大聲,太吵鬧了?」哈哈!那也是一個讓人一眼識破的表現之一。
=====

午後,先生的電話響起,南部的同學在與朋友去台中旅遊的返程中,坐在大巴上打來閒聊。懷念著隨時都可以一同坐下來喝一杯啤酒,唱幾首歌,又天南地北隨性胡蓋的老同學呢!
=====

最近手頭一本李達海先生的回憶錄《石油一生》,開頭是吳訥孫(鹿橋)寫的序文,《回憶未央歌裡的大宴》。文章中說到有其他老同學對於他「竟然在家招待經濟部長、國策顧問的老朋友?」(莫論還曾經在他們家裡打過地鋪睡覺呢!)驚訝而詫異。但他們二人是中學的同學,而李伯伯會去拜訪吳伯伯(兩位也都是家父南開中學就認得的學長),純粹因為曾經同學的情份,與各人的官銜絲毫無關啊!

我見識過父執輩們同學相聚的場面。他們那些各自在社會上著有名聲的文學大家、政府官員、工商領袖、軍方將帥們,見面時的拍肩搭背,暢談當日校園種種的自在,和今日少年爽朗放肆的真情流露,一無二致。那才是真正「同學」之間的相處之道與態度啊。
=====

因而想到我自己的同學們中也有達官顯要。來參加同學會的餐聚時,有其他同學問我是否也要向他們收費?「那是當然啊!」那些從美、加遠道而來的同學們都要繳費,為什麼台灣的同學不用呢?他之所以會來參加這一次的聚會,只是因為同學的身分。甚至還有一次,隨扈來電話説座車到了,問是否有人要下樓迎接?還是他自己上樓?拜託!既然是同學身份來參加,就和大家一樣。這樣才叫同學呀!

當他身居要津之時,若有空餐聚,必定有始有終,從未半途離席跑攤。參加同學或同學長輩們的告別式,因為身分地位而常在公祭時第一位上香,他也總會再度歸位留到最後,和系中同學們一同再度鞠躬致意,有情有義。

同學的重聚,理當大家平起平坐,以同窗論交,與各自日後的成就、名銜、財富都無關。
=====

懷念當日筆硯相親,晨昏歡笑!
希望疫情快快減緩 !
祝福大家身體健康 !
期盼55屆的55重聚時,再度歡聚!